哈文重掌春晚:曾经不想再做只想好好生活

这个曾经指导2012、2013年央视春晚的女导演重返舞台——今晚,她第三度执棒央视春晚将正式与观众见面。

和历届春晚总导演一样,春晚曾给她带来巨大的名声,也成为她最烫手的山芋:2012年,哈文首次执导春晚时以“改革”为名,曾赢得掌声,也招致诸多争议。

这又将是一台怎样的春晚?在过去,期望难免失望——2014年,冯小刚执导的“冯氏”春晚曾吊起观众胃口,最终却并不尽如人意。而如今,在互联网和地方春晚的节节进逼下,哈文这张“旧船票”,能否登上中国观众们的“客船”?

2014年的10月30日上午10点11分,@央视综艺 发布了这样一条微博:哈文将三度执棒,担任2015年羊年春晚总导演。

一小时后,这位女导演的丈夫、前央视主持人李咏在微博上晒出三张梅花图片,为妻子加油打气。女导演也随即“夫唱妇随”:“有一颗隽永的心,不羁不羁滴。”以此宣告归来。

在此之后,重回春晚总导演职位的哈文,改变了几年前在媒体面前的开放态度:她开始变得格外低调,一度取消新闻发布会,直到沉默了好一段时间后,才开始接受几家官方媒体的采访。

在春节晚会开始前,除了在微博上每日“道早晚安”和“晒幸福”外,人们几乎感受不到哈文的存在。一位曾多次采访哈文的记者看来,这与她以往的形象大相径庭——因为哈文本是一位典型的“文艺权力者”。

过去执掌春晚,哈文留给同事们的印象是:风格果敢决断、雷厉风行,在遇到问题时能迅速找到症结,直接冷静,绝不拖泥带水,性格开朗、亲善媒体……她的同事曾这样评价:“哈文从来都是一个能力很强的项目带头人。”

两年前,哈文曾座客央视《面对面》栏目。主持人问哈文:“今后你还想当春晚总导演吗?”

哈文爽朗地回答:“我不想再做了,因为我付出了很多,我想很好地生活,我是12年5月领的任务,10月前每周还能休息一天。10月后几乎就没有星期休息了,忙半年啦!实在太辛苦了!”

春晚导演,似乎一直是个“费力不讨好”的职位。2014年,冯小刚担任央视春晚总导演时,曾一度激起全国观众们“重兴春晚”的期待,然而,那台晚会最终的呈现效果,却似乎并不尽如人意。

在过去一年的失败中,2015年的央视春晚则显得更为“难办”。此前诸多媒体的预测中,总导演的人选换来换去——坊间一度导演吕逸涛或汤浩,将指导执导羊年晚会。

当然这位女导演也是做了功课的。2015年的春晚将首次设立两个舞台,舞台间会形成“互相打擂”的局面;现场还将第一次采用“掌声记录仪”来记录“笑点”和“笑果”;在营销推广方面,央视春晚将首次引进新媒体互动……

与往届春晚总导演张临春、金越、朗昆等“德艺双馨的艺术家”形象有别,哈文个子高挑、蓬松卷发、是个穿着细长高跟、涂着红色唇彩的的美女制片人。

2012年,她以一种更“接地气儿”的方式,走入公众视野,成为互联网时代央视春晚第一位女性总导演。哈文也没有辜负公众的期待,甫一上任便抛出“改革”口号:不仅要“开门办春晚”,甚至要“拆门办春晚”。

“不差钱儿”是哈文给观众留下的第一印象:2012年春晚,央视斥资1.5亿,将一号演播厅装上LED显示屏,舞台奢华度陡升。2013年,舞美方面的投入继续加大:演播厅内,部分椅子被拆掉,舞台直接延伸到观众席中。再加上全息投影和席琳·迪翁演唱时的水幕,舞台造价高达3亿。

在营销推广上,这位《非常6+1》和《咏乐汇》的节目制片人充分发挥了自己的长项,首次设置了“春晚宣传组”,每周向外界发布春晚的“内幕消息”。这种适度曝光的传播方式让观众颇为期待。

另一方面,哈文还砍掉了大量广告——2012年春晚四个小时的直播过程中,所有的软硬广告都没有,包括零点报时的广告植入。“仅冠名与报时两个广告标位,央视春晚就少赚一亿以上。”哈文说。

此外,哈文持导的两届春晚,变化最大的还是台上的明星——为引入更多新星加入,增加关注度,央视春晚2012、2013连续两年通过《直通春晚》为各卫视推出的选秀歌手提供登上春晚舞台的机会。以2012年春晚为例,新人参演的比例达到40%—50%,成为近年来最高的一次。

在做“加法”的同时,哈文手下最大的“减法”,却落在了春晚“小品王”赵本山身上。

自从1990年在央视春晚表演小品《相亲》而名声大嗓,赵本山参加了22届春晚中的21届。这让他获得了与众不同的“江湖地位”。据媒体报道,每年央视春晚总导演人选一确定,就会前往铁岭拜访赵本山。

当时的媒体报道,在春晚后台,赵本山会被安排一间距离演播大厅最近的休息室,并由本山传媒工作人员看守。而即便大牌如王菲,也只能与其他人分享一个房间休息。同时,在每年的审查中,赵本山也有多次免检的特权。

这一切,在哈文时代发生了改变。她并没有同前辈一样赶赴东北拜见本山,节目审查上也是一视同仁——两次彩排后,导演组以笑料不足为原因提出让赵本山对剧本进行调整。

最终,2012年央视春晚前不久,赵本山和央视春晚剧组共同宣布:其因身体疲惫、状态不佳惜别春晚。此后三年,赵本山再也没有登上过央视春晚的舞台。

然而, 2012年春晚播出后,虽然很多网友称赞其为一台“小清新”春晚,但与此同时,哈文和春晚仍然逃不脱批评和讽刺——春晚结束后,网络上“换汤不换药”、“明星唱功差”等评论此起彼伏,还有人爆出台下观众睡觉的画面。

春晚结束后的凌晨四点,熬了一通宵的哈文很受伤。那时候,她曾说:“这个时代已经不同了”“我不想再做了,因为我付出了很多”。

曾经“不想再做了”的哈文,如今第三次接棒央视春晚。三年光阴,时过境迁。尽管导演班底还是哈文本人的团队,但在政治大环境的影响下,哈式春晚也从“不差钱儿”变成了“就差钱儿”。

2014年,冯小刚导演的春晚已经有了节俭的端倪——马年春晚不仅缩减了舞台表演区的面积和LED大屏幕的尺寸,还大幅减少了演职人员的数量,花费大大减少。

确定由哈文执导之前,央视便已传出口风:“应该是历年最节俭的一次。”央视台长胡占凡也曾如此告诉媒体: “勤俭节约,不砸钱,控制舞美和舞台规模,利用现有的舞台装置和服装。严格预算和成本,运用好虚拟技术,尝试多样化的艺术组合,同时严格控制人海战术,使整台晚会创新而不奢华,新颖而不炫目,力求内涵的丰富。”

这位台长还强调,央视羊年春晚特别设立监督领导小组,对羊年春晚人财物进行全程监督,杜绝不正之风。央视春晚的这番变化,并不难理解——也正是这一年,一场“反腐风暴”让央视多位管理人员遭到调查。

所以,决定春晚的命运的,往往也并非导演个人的意愿——据《中国周刊》报道,哈文首次被指定为春晚总导演时,央视的台长还是焦利。当时焦利提出的要求是“有创新”;可2012年除夕还没到,央视台长就换成了胡占凡,新台长的指令是“不出事”。

当然这种“天然”的“政治属性”,有时候也表现在硬币的另一面。《中国周刊》就曾报道,2001年央视春晚总导演王冼平曾收到43张小条子,“都是各路领导推荐来的歌手,关系一个比一个硬”。

在大环境的影响下,2015年,媒体开始纷纷用《节俭、节俭、再节俭》、《史上最节俭春晚》这类标题来形容这一届春晚。对此,哈文表示:“或许我们的舞台呈现不再那么豪华亮丽,但我们相信内容为王、创意致胜。”

与过往两次执导春晚的另一个不同是:哈文第一次明确表现出了她的政治敏感。她抛出了“三不用”的概念:低俗媚俗的节目不用、格调不高的节目不用、用污点和道德瑕疵的演员不用。“这是底线。”她解释说。

就在春晚开播前几天,节目单依然在不断变化。2月15日,被称为“四大小鲜肉”的宁泽涛、鹿晗、陈伟霆、吴亦凡退出春晚,哈文转发宁泽涛的微博,调侃说“要不元宵晚会来呗”。

2月16日,著名歌星李玉刚在微博上表达了对歌舞《“四美图”之国色天香》被取消的遗憾。几个小时后,哈文便回复说:“这个节目上元宵(晚会)了。”句尾还发了一个“哭”的表情。

也正是那一天,央视春晚迎来了最后一次彩排。语言类节目导演汤浩在微博上写道:今天听到的最好听的一句话:不用改了。

那时候,哈文也转发了一条微博,内容是:“哎,春晚线年春晚总导演给出的回复是:“理解万岁。”

盘锦到北京,乘高铁如今只需3个半小时。而仕途上的,用了18年。详细

忽然转弯的人生背后,其实暗藏着一场隐秘战争。这场战争悄然发生在中国乡村僻壤。战争关乎,也关乎愚昧。详细

倪萍坐在央视新大楼的化妆间里,国家电视台的端庄依然挂在脸上。只是如今她55岁了,更像个和蔼的邻家阿姨。详细

贾家堡“毒史”只是一个缩影。建国以来粗放式发展遗留的积弊,正寻找下一个爆发的契机。详细

在这趟充满问号的迷航之中,机长扎哈里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?详细

她们大多出身农村或三四线城市,去南方打工,是父辈们趟出来的唯一出路。详细

没有浪子回头的温情,没有国家招安的戏码,李俊的人生仿佛也被病毒侵蚀。详细

在民族主义夹缝中,他探寻着日本演员的中国生存逻辑。他的命运随着中日的民间情绪起伏。详细

随着“改革决定”的最终出炉,这些代表亲历们也成为历史的见证人。详细

在一个汇聚了几十万年轻人的大工厂,性成为一个敏感又禁忌的话题。详细

他们在虚拟江湖中嚣张行走,无人制约。关注度带来了财富,也将他们引入深渊。详细

一位因觉官司蒙冤,反复申诉无果的上海人,完成了一场“非典型式复仇”。详细

她描述了一个隐秘的世界。那里穷尽豪奢、纸醉金迷,高官用巨款给爱情镀上闪耀的金光。详细

那层神秘面纱背后:都是假货,避孕套有几十倍利润,全球性玩具70%产自中国。详细

暴雨从苍穹倾泻而下,冷雨夜中,一次意外的失足,女孩跌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。详细

他在痛苦中飞速冲向死亡,最终加入到冰冷的数据统计之中。详细

小镇井眼封闭,蚊虫绝迹,部分人相继患上胃癌、肺癌、食道癌,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村落。详细

袁厉害躺在病床之上,心力交瘁,她试图向来访的记者辩解,但又很快陷入昏迷。详细